论文****
****硕士毕业论文
浅析翻译生态翻译学视角下电影翻译中的意象转换论文结论范文范文参考
当前位置:中国时代论文网 >> 论文下载 >> 艺术论文 >> 浏览文章
浅析翻译生态翻译学视角下电影翻译中的意象转换论文结论范文

论文导读:

  [摘要]意象转换指的是原文客观形象与译者主观心灵相融合而成的带有某种意蕴与情调性质的意识演变及表达形成。电影翻译中如何转换意象而又不使其失真很值得探讨。随着生态翻译学理论的进一步完善,翻译学的研究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动态发展的阶段。该理论将自然界普适的“适者生存”与“自然选择”的观点应用到翻译研究中,为人们研究翻译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有鉴于此,本文以生态翻译学理论为基石,对电影翻译中的意象转换进行系统的研究,从另一个侧面探讨电影翻译中意象转换的策略和方法。

  [关键词]电影翻译;意象转换;生态翻译理论

  作为文化传播的重要媒介之一,电影为推动文化交流与互动,弥补文化差异,促进民族融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一直以来,各国政府及学者都高度重视电影翻译工作,并为之进行了大量艰辛劳作,取得了辉煌成就。但电影文学独特的聆听性、综合性、瞬间性、通俗性和无注性等特征,使得电影翻译明显有别于一般的文学翻译。电影给观众提供视听觉享受时,还通过其情节构思与发展营造独具民族特色的意象,因此,译者不仅要传递原片的信息,还要通过意象转换传递原片生动独特的民族文化,使原片的音觉形象与视觉形象在译片中得以等值转换,从而达到等值的效果。

  一、生态翻译学理论

  生态翻译学认为翻译即“译者适应翻译生态环境的选择活动”。(胡庚申,2008:15)(随着翻译活动的诞生、发展及创新,人们对翻译本质的认识也愈加清晰、深刻。结合生态学理论,我国著名学者胡庚申教授创造性地提出并完善了生态翻译学理论,为人们研究翻译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使得翻译学的研究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动态发展的阶段。该理论以生物进化中的基本原则“适者生存”“自然选择”为基石,集中国古代哲学“天人合一”“适中尚合”于一体,提出“翻译即适应与选择”的观点。(胡庚申,2004)具体而言,该理论认为翻译过程中译者受其所处的生态环境制约,会自觉地根据生态环境的要求选择性地对译文进行操控,从而得到最优化的译文。显然,在翻译的过程中,译者的主观能动性得到极大发挥。生态翻译学理论认为,任何翻译都要在“三维”中实现转换,即语言维、文化维和交际维。同样,任何翻译作品只有在“三维”转换中达到了“和谐统一”,才能得到“整合适应选择度”最高的最佳翻译。(胡庚申,2009:48)

  综合而言,生态翻译学理论提出的“翻译生态环境”远远突破了传统“语境”的界限,将译者所处的现实“世界”,即语言、文化、交际以及译者、读者和委托者等各因素组成的互动整体纳入“翻译生态环境”,并在此基础上对翻译的本质、过程及质量评价体系进行了开拓性的描述,使得译者的视角由单纯的语境决定论跨入到了三维(语言维、交际维、文化维)和谐共存的新高度。

  二、电影翻译中意象转换的必要性

  电影艺术有着丰富的表现手段。电影通过银幕的声画形象直接诉诸观众的视觉和听觉,因而银幕形象具有可见可闻的生动性、具体性和直接性,即“直观性”。同时,电影文学又是各自文化背景及民族心理取向的载体,具有“民族性”的显著特点。鉴于中西文化的巨大差异,不同民族在表达具体意象概念时相差有异。译者如果忽视了对这些意象蕴涵价值的领悟和转换,就不可能有真正成功的翻译。电影翻译中意象的转换应根据译入语的特点及习惯灵活多样化处理,原片中的意象能保留的尽量保留,不能保留的应尽量在译片中寻找到相应等值的意象去替换,无法替换的意象可作补偿翻译或意象再造,尽量使译片最大限度地与原片保持信息内容与功能对等,将原片失真度降到最小。

  三、生态翻译学视角下电影翻译中的意象转换

  (一)语言维度层面上的转换

  英汉两种语言隶属于不同的语系,在多方面存在巨大差异,特别是在语音系统方面。英语是音势敏感的语言,而汉语是音高敏感的语言。因此英语强调重音,重音可以成为划分各级语言单位的标准;而汉语则成为典型的声调语,声调对字、词、语、句各级单位的组成都有影响。因此,鉴于电影聆听性的特点,我们在翻译中应该特别注意在语音方面进行意象转换。

  刘易斯·卡洛尔(Lewis Carroll)的名著《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有这样一段爱丽丝与猫的对话:“Did you say ‘pig’ or ‘fig’?”Said the cat.“I said ‘pig’,”replied Alice.原文fig与pig同韵,音形相似,猫才听不准。如将fig按原义直译为“无花果”,在汉语中“猪”与“无花果”既不形象对等,又无音韵联系,译文读者会疑惑不解,产生不了联想。我们只有更换原文形象译为:“你刚才是说‘猪’还是‘鼠’?”那只猫问道。“我说的是‘猪’。”爱丽丝说。译文将原文fig(无花果)换译为“鼠”,原文形象进行了更换,在汉语中“鼠”与“猪”同韵,又都属动物,有形象联系,译文形象与原文形象在功能上对等。这样的形象转换处理音形兼备,使原文的音觉形象与视觉形象在译文中得以等值转换,达到了等值效果。

  (二)文化维度层面上的转换

  翻译是一个从原文到译文的转换过程,这种语言转换有时并非字当句对,有时原文中的形象不能在译语中再现,直译无疑有悖于译文的习惯和审美标准,完全抛弃原文形象又太可惜,这就要求译者更改原文形象换译,用目的语读者所熟悉的形象来代替原文形象,使译文达到与原文相同或相近的表达效果,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因不能再现原文形象所造成的损失来达到功能对等。生态文化是在特定的生态环境下形成和发展的,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文化。生态文化包括一个民族的地理环境、气候特点、地名,生物等。生态文化具有独特性,因此在电影翻译中进行意象转换时,要深刻理解双方文化差异所导致的思维障碍,将对方文化中的意象转换为我国可以理解、接受的意象。

  在电影《阿甘正传》中有这么一个片段:布巴(Bubba)和阿甘(Forrest)初次谋面,他说道:“People call me Bubba,just like one of them old redneck boys.Can you believe that?”如

摘自: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http://www.dfholiday.com

果忽略了中美之间的文化差异,按照字面意思翻译为:“大家都叫我‘布巴’,好像我是一个红脖人似的,你觉得呢?”这只会让观众如坠雾里,难以理解。事实上,美国的南部农民贫困潦倒,为了生计而终日在炽热的太阳下辛勤劳作,日子久了脖子就晒得红彤彤的。同时这些南部农民大多数是白人,一般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思想落后并且种族观念很深,打心底排斥黑人,为了和黑人区别开,就称自己为“红脖子的”。因此,“redneck”代指乡巴佬、农民,特别是南部农民。中国观众不了解这些文化背景,为了使观众便于理解,这句话应该翻译如下:“人们都管我叫布巴,就像一个乡巴佬一样,你觉得呢?”   又如,阿甘回忆和珍妮儿时的友谊时说了一句:“From that day on, we was always together.Jenny and me was like peas and carrots.”这句话直接翻译过来就是:“从那天我们就总是在一起。珍妮和我就像豌豆和胡萝卜一样”。显而易见,中国观众听后会觉得晦涩难懂、匪夷所思。这样的翻译明显是陷入了文化的陷阱中而无法自拔。在西方国家,豌豆和胡萝卜常用来一起做饭,就像是一对蔬菜搭档一样,两者往往同时入菜。因此它们就被用来比喻关系亲密无间、长相厮守。为了便于中国观众理解这个比喻的文化内涵,我们需要进行意象转换,将其翻译为“形影不离”,这样就可以让中国观众理解阿甘的真正用意,从而实现意象在文化维度上的转换。

  (三)交际维度层面上的转换

  翻译过程不仅仅是一种语言符号的转换过程,也是逻辑关系的转换过程,这种转换体现着两种语言、两种文化的思维惯式的对应、对照甚至冲突,需要译者在思维方式上进行调整、变通,这样才能在译文中取得和原文一样的交际意图,实现原文与译文的语言效力对等。语言的基本职能是充当交际工具,交际是人类活动中不可缺少的社会活动。人
浅析翻译生态翻译学视角下电影翻译中的意象转换论文结论范文

本科毕业论文**** ****硕士毕业论文 首先中国时代论文网(http://www.dfholid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