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硕士毕业论文
谈谈人与个人与群体的分离毕业论文选题范文参考
当前位置:中国时代论文网 >> 论文下载 >> 文学论文 >> 浏览文章
谈谈人与个人与群体的分离毕业论文选题

论文导读:

  摘要:阿基琉斯是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最突出、最复杂的一个英雄形象,整个诗篇以阿基琉斯的愤怒为主线展开,描写了激烈的特洛伊战争。本文从古希腊的民族精神和文化观念出发,探讨阿基琉斯两次愤怒的原因和其命运悲剧的内在因素,分析史诗对个人与群体分离状态的个体本位意识的集中体现,和对古希腊民族精神与民族性格的彰显与反思。

  关键词:阿基琉斯;个体本位意识;集体英雄主义;命运观;古希腊

  1005-5312(2013)21-0059-02

  一、人本性与集体英雄主义的冲突与纠缠

  诗人荷马在《伊利亚特》中塑造了诸多完整而各具特色的人物形象,正如黑格尔所说, “每个人都是一个整体,本身就是一个世界,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完美的有生气的人,而不是某种孤立的性格特征的寓言式抽象品”①。英雄阿基琉斯具有鲜明且复杂的性格特征,这种复杂性构成了完整的英雄形象和深刻的悲剧冲突,从而导致了人性本身的分裂和个人与群体的分离。

  阿基琉斯年轻、英俊、勇敢、威猛善战、所向无敌,他是众神的宠儿、人民的保护者和士兵们膜拜的偶像,是古希腊神话中典型的半人半神的英雄形象。但是同时,荷马更着重描绘了他性格复杂、感情丰富的另一面,这是他作为人所独具的气质与情感,是人本性的体现。

  当希腊军营瘟疫肆虐时,阿基琉斯保护了畏于阿伽门农的权力而不敢吐露真相的鸟卜师卡尔卡斯,得知灾难的根源,并首先提出明智的解决方法,这是他温和善良的一面;当阿伽门农无理地要求他献出布里塞伊斯时,他站起反抗,言语冲突后甚至想以刀剑证明自己的尊严,这是一个人面对侮辱、捍卫尊严与荣誉时的本能表现;而阿基琉斯由侮辱感到不甘:“每当阿开奥斯人掠夺特洛伊人城市,我得到的荣誉礼物和你的不相等;是我这双手承担大部分激烈战斗,分配战利品时你得到的却要多得多”,则是人类原始本能的个人主义思想,是对自我价值的追寻,对社会不公的本能反抗;当希腊联军节节溃败、船只被烧时,他为惩罚阿伽门农的傲慢无礼依旧不参战、眼看着同胞死亡则突出表现了他任性、执拗的性格;而当挚友帕特洛克罗斯战死沙场时,阿基琉斯悲痛欲绝、不寝不食,足以见他对友谊的珍视;为了报仇,他****地对待赫克托尔的尸体,展现了他鲁莽残忍的性格;可是当普里阿摩斯前来索要儿子尸体时,他又表现出尊敬老人和善良的本性。

  尽管阿基琉斯在史诗中的正面描写并不多,但荷马却以这些生动的情节集中体现了他作为人的多侧面性格。这些情节汇聚成了复杂而独具魅力的人格特征,使阿基琉斯不似其他英雄有着统一且较单一的人格,而独具现实生动感,完整鲜明地体现了他作为一个人所具有的人本性特征,即重视自我价值的实现,忘我的战斗精神、温厚善良的情感和捍卫个人尊严与荣誉的敏感意识。

  而这些人本性与古希腊提倡维护集体利益、顾全大局、无私奉献的集体英雄主义是相冲突的,因此,当阿基琉斯因受辱而与阿伽门农绝交、个体本位意识占据上风、弃同胞于不顾时,希腊将士们对其萌发出失望和鄙夷的情感,埃阿斯指责他“不想再要那种超于整个大军至上的荣誉”,他麾下的米尔弥冬将士们也聚集议论道:“狂暴的佩琉斯之子,母亲用胆汁喂了你,冷酷的人啊,你强使我们呆在船只边。我们还不如乘船返航回国去,既然你心中的积愤如此难以压抑。”这一切的根由皆是阿基琉斯维护自己的尊严与荣誉是以希腊联军的溃败为代价的,是与集体英雄主义不相符的,为当时的人们所不齿。相反地,特洛伊的赫克托尔则是集体英雄主义的典型代表,他在保卫国家和人民的战斗中实现个人价值,获得荣耀和全城人民的尊敬,完美地实现了一个英雄应负的责任,但是他的人本性特征却没有在史诗中得到鲜明的体现,在他身上,个人与群体是紧紧相连的,由此他也不具备阿基琉斯那样复杂丰富的个体形象。

  阿基琉斯的两次愤怒便是他内心中人本性与集体英雄主义冲突纠缠的结果,这种矛盾其实就是人本性和人的社会化之间的矛盾,体现了阿基琉斯的多面性格,也导致了个人与群体的分离聚合。

  二、多面性人格下的命运悲剧

  古希腊人的“命运观”带有强烈的宗教宿命色彩,他们认为,命运是不可控制、不可改变的,人必须服从命运的安排。这种观念同样体现在诗人荷马的笔下:“我的母亲忒提斯对我说过,我带着两种命运,走向死亡的末日”,一种是“呆在这里,战斗在特洛伊人的城边,我就返家无望,却可赢得永久的光荣”,另一种是“返回家园,回到我所热爱的故乡,我的光荣和荣誉将不复存在,但却可以歆享天年,死的终期将不会匆匆临头”。在《伊利亚特》中,阿基琉斯为了荣誉和尊严选择了前一种道路,其实,他身上所体现的多面性人格、人本性和集体英雄主义的冲突早已注定了他的悲剧命运。

  他鲁莽残暴、珍视友谊、任性执拗和温和善良的本性在那个集体英雄主义的大环境下集中体现为人性的分裂,一方面,他要维护本性所强调的尊严和荣誉,另一方面,他又不能不顾及社会群体给他附加的集体英雄主义情结,这种分裂导致了他与群体若离若合的状态,在这种悲剧性的冲突中,他的悲剧性命运也不可避免。

  而阿基琉斯的两次愤怒是他走向命运悲剧的主要线索和必经之路。

  阿基琉斯参加特洛伊战争是由内心对价值和荣誉的渴望所驱动,他在事先知晓自己命运的前提下,使有限的生命最大限度地展现自身的价值,这是他人本性的力量和“自我”的光辉。因此当阿伽门农欲抢走布里塞伊斯而激怒他后,即阿基琉斯的第一次愤怒,他避而不战,甚至要乘船返航回国,并非惧怕死亡,而是出于对个人荣誉与尊严的维护,是强烈个体意识的正常流露,同时,他认清了战争中的不平等(他用双手拼搏而来的荣誉要少于“

源于:硕士毕业论文http://www.dfholiday.com

士兵的牧者”阿伽门农),个体的价值和尊严在战场得不到完全的展现。当然,他也热爱自己的民族,但当个人的荣誉与尊严受到伤害时,个体意识就压倒了为民族利益奋战的英雄集体主义,个人与群体分离开来,他为了人本性而偏离了群体,也偏离了早死的命运。   可是宙斯,这个执行命运使命的神灵,以一种极其惨烈悲壮的现实将他拉回了命运的轨道。出于人本性和集体英雄主义在内心的纠缠,阿基琉斯既要执拗地维护尊严,又对阿开奥斯人充满同情、不忍心看到民族溃败,这样矛盾的性格特征导致了好友帕特洛克罗斯的出征和死亡,又进一步由自己善良和珍视友谊的内在特性所激发,阿基琉斯第二次愤怒了,但这次人本性中的情感成分化解了恩怨,激发了阿基琉斯的集体英雄主义,并与之合为一体,个人融合到了群体之中——他选择了与阿伽门农和解并帮助希腊联军取得胜利。虽然他明知道接下来的命运就是死亡,但他仍旧向这个归宿冲去,推动了自己走向悲剧性的命运道路。

  可见,阿基琉斯的多面性人格与集体英雄主义的冲突,不仅导致了他个人与群体的分离状态,更是其悲剧命运的内在因素。

  其实,阿基琉斯一直在塑造着自己的多面性格,也在这种性格中走向灭亡。在对命运的选择中,他思考了荣誉与生命的关系,却毫不犹豫地走向早死的命运;在对尊严的维护中,他思索了战争和荣耀的关系,却义无反顾地投入战争。他从参与战争,思考荣誉和生命,到最后走向死亡,正是成就了他忠于生命、忠于自我的过程。而在这种多面性格的塑造与展现过程中,他一直是一个立体的多面的人,是一个忠于自我的完整的人,尽管这使得他处于个体与群体的分离状态,使得他踏上了短暂生命这个悲剧命运,但是这种人性自我光辉的闪现和鲜明复杂的性格却超越了他的英雄特性,成为千古流传的史诗中最吸引人之处。

  三、对古希腊民族精神的彰显与反思

  一个英雄形象的诞生是他所处的文化环境的反映,因此也带有特定的时代精神的痕迹。阿基琉斯的愤怒在彰显他个体人格的同时,也彰显了古希腊的民族精神与民族性格,并在流传过程中引发人们对古希腊文化的种种思考与反思。

  阿基琉斯勇敢的战斗精神、即使失去生命也要追求荣誉的义无反顾,集中体现了古希腊人坚韧、勇敢的民族精神。而他温和善良与粗暴残忍交织的复杂性格、以及浓烈的个人本位意识和荣誉感,则是对古希腊人强调个体意识以及追求生命价值、注重荣誉和个体尊严的文化价值观念的深刻反映,同时也是对古希腊民族昂扬乐
谈谈人与个人与群体的分离毕业论文选题

本科毕业论文**** ****硕士毕业论文 首先中国时代论文网(http://www.dfholiday.com)!